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覆群生,海涵万族。瞻彼中原,其祁孔有!

前者源于苏东坡《湖州谢上表》 后者出自《诗经.小雅.吉日》

 
 
 

日志

 
 
关于我

取苏轼《湖州谢上表》“天覆群生,海涵万族”之“涵”,于《诗经.小雅.吉日》“瞻彼中原,其祁孔有”中采“祁”,而为“涵祁”之名!“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则以鱼为姓!

禅让背后的血腥:舜如何夺了老丈人尧的江山  

2011-08-28 10:38:21|  分类: 泡眼看中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禅让背后的血腥:舜如何夺了老丈人尧的江山 - 翔鱼泡泡 - 天覆群生,海涵万族。瞻彼中原,其祁孔有!
                                          舜帝画像
黄帝创建的,由该家族三代四个人继承下来的稳固基业——堂堂
的华夏联盟,在瞬间落到了外人的手里,这不失为一个天大的遗憾。
这“篡权者”正是我们的祖先之一——舜帝。那么,他是用什么方法
打垮这种牢不可破的家谱继承机制,并且将自己的行为冠冕堂皇化,
而以“禅让制”流芳百世的呢?
仅在此,我们就总结两点,夺取了某个权位,不仅需要技巧,还
得需要舆论支持,以便让自己夺权的行为合法化。
较量:“禅让”遮羞布下的厮杀
四千年前的某个晚上,茅草宫殿里灯火通明,陶器收藏家尧正在
把玩着一个陶壶。该壶制作精巧,壶壁薄如鸡蛋壳,足见制壶之人技
艺之高超,心思之缜密。谁也不知道尧是在专心看壶,还是在琢磨制
壶之人的心思。这是因为此壶的制作人正是部落长老们竭力推荐的盟
主接班人——舜。
尧与舜之间的较量,或许就像这个鸡蛋壳薄的陶壶一样,蒙上了
道德的遮羞布,双方都小心翼翼,生怕将大局弄乱,却又是那么地激
烈,招招致命。
如果舜只具有高超的制壶工艺,并不足让尧心存戒备,甚至暗藏
杀机。怪就怪在,舜的才能确实太大了。
舜出生于与华夏民族齐头并进的东夷族,他的妈妈死得早,从小
跟着父亲和后母生活在一起。他的后妈有自己的亲生骨肉,对舜这个
外人的孩子自然不待见。而舜的亲生父亲是个瞎子,能再娶到老婆,
已经是万幸了,能不事事依着老婆?舜从小就受尽世间的磨难,忍受
着后母、亲爹,还有弟弟的欺负。但是,正是在这种环境下才锻炼出
了大智大勇、大慈大悲的舜。
在十七岁那年,舜自己卷了卷铺盖,正式外出打工了。他没有去
繁华的地方,而是到当时最需要开发的地方去了——他去了现今济南
市以南的历山。
在历山开荒的日子,也是舜展现政治才华的绝佳时期。在那里,
他遇见了秦朝的创始人伯益,并且吸引了一大批追随者。在处理拓荒
者的纠纷中,舜对于破坏规矩的人毫不留情,维持了良好的投资秩序
,吸引了更多的人前来开荒。
但舜并不甘于山大王的生活,他又跑到了中原的雷泽去打鱼,他
打到的鱼很多,却也遇到了很多斗争,结果他和抢鱼的人不打不相识
,再一次赢得了渔民的爱戴。接着,他又开始了陶器工匠的生活。他
做出了薄如鸡蛋壳的陶瓷制品,并将此技术无偿传授给其他的人。
游历天下的经历,使得舜的“粉丝”满天下,遍布于农业、渔业
和手工业之中。就连大名鼎鼎的华夏部落长老“十二牧”,也成为了
舜的铁杆粉丝。可不,这些长老因此就在尧的御前会议上力荐舜当华
夏部落的盟主。
御前会议的“崭露头角”让舜第一次进入了尧的视野。尧,可以
忍受一个杰出的开荒者,也可以忍受一个有才能的渔夫,甚至可以与
一个与他有同样爱好的陶器工匠交朋友。但是,尧无法容忍学一行,
精一行,而且不甘于任何一个行业的舜。拥有广泛群众基础的舜,无
疑是自己儿子继承盟主之位的最大障碍。如果说御前会议,是舜首先
对尧的发难,那么,尧接下来对舜的出手,则是招招致命,却又显得
那么温和。
尧不愧是一个爱才的盟主,他一把年纪了,还亲自前往历山,调
查和考验舜。一个早晨,在山东济南的历山里,这两个改变历史的巨
人相会了。舜当时正在地里聚精会神地耕田,一头黄牛和一头黑牛拉
着犁在前,舜在后。也许是出于同情,也许纯属无聊,舜在犁后面拴
了一个簸箕。他赶牛的时候,不是用鞭打牛,而是敲击簸箕,用声音
来吓唬牛。
看见这样的场景,尧觉得很有意思,于是,他们开始了第一次攀
谈。
尧问:“耕夫都用鞭打牛,你为何只敲簸箕不打牛?”
舜拱手以揖,并答道:“牛为人耕田出力流汗很辛苦,再用鞭打
,于心何忍!我打簸箕,黑牛以为我打黄牛,黄牛以为我打黑牛,就
都卖力拉犁了。”
舜的绝妙主意,让尧对他的好感剧增。尧觉得这个年轻人将来必
担大任,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但另外一方面,这个人无疑将成为自
己的儿子未来的竞争对手。
有的看官一定会说,干脆,尧帝趁机杀死他,以除后患。这是多
么狭隘的观点啊。尧,毕竟是有道德之人,他是打着寻找接班人这块
遮羞布的,此等露骨的手段不能为之。另外,舜的身后是强大的东夷
,如果杀了舜,定会得罪东夷族,这对于当时陷入水灾的华夏族来说
,是极为不利的。
于是尧作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决定,那就是,他送给舜大量的牛
羊,外带两个美女,一把古琴。这两个美女不是别人,正是尧帝自己
的女儿娥皇和女英。他让舜带着自己送的美女,穿着细葛布衣服衣锦
还乡了。
尧不可谓不聪明。从表面上看,尧给舜送礼,是爱惜人才的表现
,可以为自己博得一个好的名声。其实,这是尧一举几得的计谋。一
方面,舜的声望与日俱升,让这样一个红人当自己的东床快婿,可确
保东夷之地的安宁。另外,自己的女儿不是笨蛋,她们嫁给舜,自然
会利用舜和父母弟弟的矛盾,想法地将舜除掉,为自己的儿子继承华
夏盟主扫清障碍。最后,即使退一万步,舜真的成了气候,当了华夏
盟主,也不算华夏部落联盟到了外人手里,毕竟舜也是自己的东床快
婿嘛。
可不,
中国历史上最早,也是最厉害的美人计开始起作用了。舜
的爸爸瞽叟和同父异母弟弟象对舜更加憎恨了。在舜小的时候,这些
家人就极其地憎恨舜,但他们还没有置舜于死地的打算。可当舜带着
牛羊、美女回家之后,却屡次遭受父亲兄弟的“毒手”,这与他两个
老婆不能没有关系。
娥皇和女英是尧的女儿,自然是尧的代表。她们就像华夏族驻东
夷族的大使一样。她们暗示瞽叟和象,快把舜害死吧。舜死了,舜的
财产就归你们了,我们这两个大美女也归你们了。舜死于自己人之手
,与尧没关系。而娥皇和女英嫁给舜的弟弟,也算是与东夷族的“和
亲”,是不会损伤华夏族与东夷族之间关系的。
这不,瞽叟开始对舜下毒手了。他让舜去修补谷仓的房顶,自己
却在谷仓周围铺上干柴。然后,瞽叟点燃干柴,把舜置身大火之中。
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舜创造性地发明了降落伞,他挟着两个又大又
宽的宽边斗笠,像鸟儿张开了两只翅膀,从高高的谷仓顶上飞了下来
,逃过了这一劫。一计不成,再生一计,瞽叟让舜去挖井,等他挖得
够深的时候,瞽叟和象就一起往井里填土,想把舜给活埋了。
瞽叟和象干完这一切,以为大功告成了,他们就拍拍身上的灰尘
, 开始瓜分舜的财产了。瞽叟得到了舜的牛羊,而象却一下子抱住了
经常和他眉来眼去的娥皇和女英。“这下好了,没了舜,我可以和这
两个小美人儿长相厮守了。”象得意地吻着美人的脸蛋,弹着舜的古
琴,高兴之极。不料,此时一双粗糙的手却拍在了象的肩膀上。
“谁呀?”象生气地回头一看,好像见到了鬼魂,“我的妈呀,
大哥,你怎么又回来了。”象吓得瘫倒在地。舜,竟然又活了。原来
,在打井的时候,舜就留有一手,在井边挖了一个通向外边的暗道,
父亲与兄弟填井的时候,舜就从暗道里逃了出来。但舜没有马上回家
,他倒要看看,父与弟在他死后到底要干些什么?不料,他的老婆和
财产都被父和弟给霸占了。他能不气愤吗?
但是,舜还是饶恕了他的坏父亲和坏弟弟,待他们像平常一样。
这是因为,舜知道,父亲与兄弟,仅仅是尧的一个棋子而已,不值得
为这个生气。
可不,飞鸽传信,茅草宫殿里的尧知道了自己女儿的间谍活动宣
告失败了。虽然舜没有对他的女儿怎么样,因为自知自己力量尚且不
能与尧抗衡,不敢轻举妄动。但是尧可不能听之任之,他决定亲自出
招了。他的招术向来温和,这次也不例外。
很快,一封调令传到了舜的家中,调令来自于尧。他说:“女婿
啊,目前,我们部落出了几个大坏蛋,他们是四伙凶恶的群体,还得
仰仗你去帮忙消灭啊。”这四伙人是谁?史书记载,其中一个叫浑沌
,到处结交盗贼,组织了当时最大的黑社会,行凶作恶,杀人如麻;
一个叫穷奇,喜欢散布谣言,诬陷忠良;一个叫梼杌,独断专行,谁
的话都不听;一个叫饕餮,嘴馋,是个美食家,每顿都得吃香的喝辣
的,入不敷出就去打家劫舍。但就这样的描述,就足让剿灭他们的人
害怕。不过,更难办的是,这四个首恶都是前氏族领导人的子弟。
舜,就是靠着“十二牧”,即部落长老起家的。如今,要去剿灭
那些人的子弟,这不是逼迫舜和自己的后台过不去吗?尧这招可谓厉
害,简直在挖舜的墙角。
可舜的处理方式,则更为高明。他就像篮球场上的中场队员一样
,尧给他一个任务,他顺势将这个球传给别人,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
治其人之身。舜对这四个首恶转述了一下命令,说:“尧让我来命令
你们到四千里外的边远地区,让你们去抵御人面兽身、四只脚的魑魅
,让你们比一比谁更厉害!”尧让舜与四恶互相残杀,舜则让四恶与
更加厉害的魑魅残杀。舜的这招真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尧见舜屡次破了自己的计谋,真的急了。在一个暴风雨的日子,
尧竟然派舜一个人穿越荒山野岭和原始森林去出差。尧毕竟是部落盟
主,舜不能不听命令。可在暴风雨天气里去原始森林,实在是危险,
稍有不慎就会被野兽吃了。即使不被野兽吃了,也会迷路的。只要舜
迷路,耽误了公务,尧就有借口杀舜了。足见,尧这次的计谋不仅狠
毒,而且辛辣。
可惜的是,舜实在是本事太大了,他不仅毫发无伤,成功地穿越
了密林,而且成功地完成了任务。
尧傻眼了。看来,舜是不好惹的啊。可尧的醒悟太晚了,接下来
,该舜出招了。舜是不会甘心自己久居尧之下的。
夺权,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当你自己势单力薄,而对手又过于强大的时候,不要害怕,你不
是一个人在战斗,因为强大的对手一定会有很多敌人,而这些敌人都
将是你最好的同盟军。他们与你有着共同的目标,不需要任何代价,
你们就会紧紧地绑在一起的。
尧继承黄帝的衣钵,根底深厚,但另一方面,尧始祖的敌人,也
都是尧的敌人。尧,树敌太多了。舜注定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人去战
斗。
顺利完成了尧帝任务的舜,自然可以在部落联盟里得到一个官职
。尧给舜的是司徒的职务。毕竟,舜是尧在“十二牧”会议上点头决
定的接班人,而且舜的粉丝众多。既然在部落中站住了脚,舜就开始
发挥他超常的政治才华了。
相比较于尧的儿子丹朱,舜更了解普通人的困苦,而且更善于团
结部落联盟中的多数人。在舜的管理下,百官的事从此变得有条不紊
,而且很多诸侯都来朝觐,大家相处和睦,呈现出一派歌舞升平的盛
世景象。
仅仅在部落联盟中培育党羽,对于舜来说,还是远远不够的。他
需要结交更多有实力的人。正如前文所叙述,尧以及他的祖宗担任部
落盟主过程中所树立的敌人众多,这些敌人与舜有着推翻尧的共同目
的,极有可能成为舜的同盟。
话说尧帝的祖父颛顼的后代有八大贤人,被称为“八恺”,势力
很大;尧的老爸帝喾的后代中也有八大贤人,被成为“八元”,他们
的势力也不小。这些人都具有继承黄帝家族所创立的华夏民族的资格
,所以,帝尧对这些人深怀戒惧,处处打压,害怕这十六家族对自己
的统治形成威胁。这十六族因为没有出头之日,也备感郁闷。对于这
么好的同盟军,舜能放过吗?于是他主动向这十六族发出了信息。
如果按照现代西方政党制度,尧家族属于执政党,而这十六家族
则属于在野党。尧非常糊涂,不懂得联合在野党,不知不觉就孤立了
自己。而舜将这些在野党团结起来,其力量足以撼动执政的尧了。这
十六族中的任何一家都是皇帝的后裔,都代表着正统,而尧却是篡夺
哥哥的位置而当上盟主的,合法性都值得怀疑。
担任司徒一职的舜帝,拔擢了这十六族中人,让“八恺”主管土
地,让“八元”主管伦理教化。通过这十六族,舜掌握了华夏联盟的
经济政治命脉。另外,舜经营多年,朝堂上已无反对之人。更重要的
是,虽然尧不太情愿,但他却是合法的继承人。
篡位吧!舜!
不急不急,舜必须对尧十分地尊敬,他和尧的所有斗争都是在一
块遮羞布下展开的。这块遮羞布就是“尧深明大义,禅让盟主之位给
舜”。他们俩人的斗争是不能撕破这块遮羞布的,谁先撕破,谁就倒
霉。尧的篡位,就是明显撕破遮羞布的行为,这是不得人心的。其实
,舜是不需要撕破遮羞布的,他已经实质上控制了华夏联盟的所有权
力了。
三年后,舜教唆百官造反,八十九岁的帝尧不得不让舜摄政。摄
政的舜,离真正当权仅仅一步之遥了。此时不排除异己,何时排除?
在摄政的位子上,舜逐步开始行动,属于尧的那班人全部被“清除掉
”了。譬如,重臣驩兜被流放到南方的崇山,蚩尤的后裔三苗被流放
到西方的三危山,禹的父亲鲧被流放到东方的羽山,等等。
尧对舜的做法是不满的,他和他的儿子丹朱正在招兵买马,准备
将舜帝这个黄帝家族的外人赶走。尧,毕竟是一代盟主,而且仍未退
位,其号召性也是不容小看的。此时,舜如果不采取断然措施,其后
果将很严重。
舜立即秘密地囚禁了尧和丹朱父子俩。在囚禁地平阳,女婿舜与
老丈人尧见面了。
“我想见一见我的儿子丹朱和亲戚。”尧说。
“我傻啊,我刚刚扣下了丹朱的勤王之师,如果让你和他见面,
他又想办法夺我的权力了。”舜终于说了实话。
“那么,你要逼我做什么呢?”
“不做别的,继续你的承诺,把那块遮羞布变成真实的。你扮演
一个英明的盟主,抛弃你的儿子,选择我作为华夏部落联盟的头头。

“你……” 尧气得说不出话。
“其实也不用劳累你,你的大印在我这呢。我盖上你的大印,就
算你同意了。”舜高高兴兴地离开了平阳。
过不久,可怜的尧就郁闷地死在了平阳。
在丧礼上,舜哭成一团,他执意要为尧守孝三年,看上去比尧的
亲生儿子还要孝顺。倒是尧的亲生儿子丹朱还在舜的控制之中,哪敢
随意哭泣,害怕哪一天自己的小命就不保了。
守完孝,百官都劝说,舜啊,尧深明大义,觉得自己的儿子无能
,一直培养你当盟主,现在你坐这个位子吧。舜则说,不急不急,还
是让丹朱坐吧,他毕竟是尧的儿子啊。可丹朱哪里敢坐,他自己现在
连性命都没有保障。
就这样,舜推辞了好久,不得已,坐上了盟主的位子。
那时候,起源于尧时代的洪水一直没有彻底解决。洪水淹没了大
半个中国,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尧任命的水利部长鲧治水不利,
只知道堵塞,水越堵越多,结果终于泛滥了。这是横在舜面前的一大
难题。
意气风发的舜处理这个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杀人,他杀的人不是
别人,正是当时的“水利部长”鲧。治水不利,就该杀嘛。更重要的
是,鲧就曾经反对舜继承尧的位置。不料,鲧的儿子大禹主动请缨,
想去治水。“没想到,这孩子挺有骨气,那就你去吧,你要是治不了
,照样杀你。”舜恩准了。
新官上任三把火,舜认为,他的这第一把火烧得够厉害了,一定
为他树立了威望。殊不知,他的这把火其实是为他自己烧的。若干年
后,他所做的一切又重演了,只不过他扮演的是“尧”这个角色,大
禹利用他的方法,将他彻底打败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